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全能兵 054 过去篇2 自绘翅膀的折翼鸟(4)

发布时间:2019-12-03 03:04:40

全能兵 054 过去篇2 自绘翅膀的折翼鸟(4)

自从宇文晨潜入瑞德琳家中已经过了三周时间。

瑞德琳身上出现的破绽的数量之多简直无法数清,或者说瑞德琳本人就是由破绽组成的。要杀她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可宇文晨还暂时不能下手,万一她使用了某种方法,让她的心脏在停止跳动的那一瞬间将情报发出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

为此,只要宇文晨一找到机会,就会在整个家中各种搜索,寻觅着那份所谓的要交给巨陆的末世病毒研究成果。

可让宇文晨比较郁闷得是,这三个星期来,他几乎摸遍了瑞德琳家中的每一个角落,别说研究成果了,就连瑞德琳的丈夫,凯德的父亲到底是谁,宇文晨都没有得到丝毫头绪。

因为瑞德琳的名义上的丈夫非常好查,无论是结婚证等各式证件,还是家中各处摆放的照片和瑞德琳个人电脑的桌面,无一不是她的丈夫,一个在10前年就车祸过世了的大岛普通人。在科学部工作的普通人,连全能兵的存在都不知道的普通人。头发和瞳色,和瑞德琳一样都是大岛人中最最常见的褐色。

而且,为了保险起见,宇文晨甚至带回了凯德的一根头发,与瑞德琳和她名义上的丈夫的基因对照,结果凯德真的只是瑞德琳的儿子。

这无疑让凯德父亲是一个巨陆人这个推测成为了结论。

宇文晨也仔细观察过瑞德琳的一举一动,希望能从中找出一丝做作,或者掩饰的成分,可没有,根本没有。

瑞德琳从未表现出对宇文晨的任何不信任,反而是像对待儿子一样温柔地对待宇文晨。

从家中调味料的摆放位置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到今天在科学部做了些什么,只要宇文晨问了,瑞德琳就从不会藏着掖着。也许是因为宇文晨不想打草惊蛇,他从未露骨地打听瑞德琳的工作。只是抓准时机,话题上来的时候就问上两句,与自己所知道的对比,看瑞德琳有没有撒谎。

瑞德琳可是这科学部所属第3区的的代表性人物,这个区出生的人谁都知道瑞德琳是科学部高层工作人员,工作内容那都是机密,哪有随意询问的道理。

所以宇文晨问得非常浅,点到即止。

而对于这些问题,瑞德琳甚至会主动深入解释,好几次差点就把全能兵给说了出来。要不是宇文晨主动带离话题,指不定瑞德琳会不会把科学部上到西亚的表情规律,下到扫地工家里有几口人都告诉宇文晨。

而她的回答,都和事实相符,只是在语言上处理得比较童话化。

总体来说,瑞德琳的表现非常正常,或者说,太过于正常。

她是科学部五号实验台的负责人,她真正的工作就是使用没有任务的全能兵的身体来做各种人体实验,从而研究全能兵体内的理想晶石。

宇文晨本人是一号实验台,西亚手下的实验对象。论实验台负责人的病态程度他可是深有体会。

可瑞德琳却不同,她的表现就像一个普通的正常人一样,没有任何心理上的扭曲或者与众不同之处,甚至是拥有普通人中都少有的温暖的心灵。

如果非要说她的一个与众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她的性格。

就像她差点把科学部最高秘密轻易告诉一个“外人”一样,瑞德琳无疑是一个奇葩。在她身上永远感觉不出岁月的沉稳,无论和她交流的人是老是少,瑞德琳都能和他们像同龄人一样对话。意思是说,瑞德琳在和17岁的宇文晨对话时,表现得就像17岁活泼可爱的少女,在和超过60的邻居阿婆对话时,就像是一个60岁健康而热心的老奶奶。

这点让宇文晨很是警惕,因为为人处世的方式能在一个人的身上有如此大的转变是几乎不可能的,而这很有可能就是瑞德琳掩饰自身的方法。

当然另外还要警惕的一点就是瑞德琳和凯德那一说话就喜欢摸着他的脸的摸脸癖。。。

同样的转变不只是瑞德琳的性格,她在生活中的角色转变也被她处理的非常好。瑞德琳作为科学部高层之一,无疑是一个女强人,而且还是一个科学家中的女强人。同时她还能完美地完成作为一个母亲的职责。

周一到周五早上8点30分整,瑞德琳就会准时离开家门,去科学部上班,每天傍晚5点三十分整回到家中,从不迟到早退。

回到家后,瑞德琳就会准备她和凯德还有宇文晨三人的晚饭,打扫卫生,把家中的一切事物全部打理得条条有序,绝对比得过任何家庭主妇。

宇文晨曾旁敲侧击地问过,瑞德琳在家里如此地活泼开朗,如何在科学部静下心来研究的?

按照瑞德琳的说法,那是设定的不同。

最终宇文晨只好做了长期潜伏的打算,只要自己或者科学部能通过某种手段得知瑞德琳的那个递交情报的方法的话,宇文晨的任务完成任务那就是分分钟的事。

可就是连宇文晨自己都没有发觉,在和瑞德琳与凯德相处的这三周中,他自身正发生着惊人的变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宇文晨脸上不再是装出来的虚假微笑,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温暖,眼神也变得原来越柔和。

而说出来恐怕宇文晨自己都不相信,他看瑞德琳的目光,就像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孩子,看着自己母亲的目光。

而自从遇到这两人后,宇文晨心中就不断会出现各种他从没有出现过的,不熟悉的感觉。

直到他遇到莫天飞和婷可茜后,宇文晨才知道,他那所谓的不熟悉的感觉,其实就是美丽的日常。

“宇文晨!你到底怎么回事?!”暴怒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西亚的表情扭曲到极致,甚至还能听到他砸摔东西时产生的破坏声,“你当你是在度假吗?!都过去了3个月!你怎么连瑞德琳那个儿子的真正父亲的身份都搞不清楚?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这3个月的不再,有多少工作被拖延了?你可是瓦尔丘乐,不是普通的全能兵,我需要研究的东西还有很多!”

“西亚,这件事还在调查中。”相对于西亚的狂怒咆哮,宇文晨的回答简短又平静。

“调查,调查,调查,你都说调查说了3个月了!我已经不能忍了,宇文晨,你别管这件事了。我要你在最短时间内查明瑞德琳到底把资料藏在何处,或者她死了的话,资料会从什么途径传到巨陆那里去。然后,就趁早杀了。”通话结束,可西亚的怒吼好像还留有余音在宇文晨耳内回荡。

宇文晨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不是他在偷懒,他的确努力地寻找着凯德的生父身份,可任凭宇文晨怎么调查,凯德的身世始终是一片迷雾。

宇文晨慢慢走回瑞德琳的房子,可每走一步吗,他的心就沉重一分。

西亚已经命令自己不用理会凯德的身份,搞清资料的取出后,就杀死瑞德琳和凯德。可现在的他还做得到吗?

曾几何时,宇文晨对于杀害没有感染末世病毒的普通人虽有抗拒,但并不是做不到。可这3个月来,宇文晨的心已经不再冰冷,不再淡漠,他甚至已经把凯德和瑞德琳当做了自己的家人。要不是每周与西亚的联系,宇文晨恐怕早就忘记了自己是全能兵,是来杀这两个人的吧。

阴沉着一张脸,宇文晨回到了瑞德琳的家中。抬头看了一眼瑞德琳的书房门,心中的烦闷与纠结更是像两把尖锐的锤子不断敲击这宇文晨的心。

今天是周日,现在瑞德琳恐怕在书房里工作吧。

从书房门前走过,突然,从门板后传出的几个字,落入宇文晨的耳里。

“瓦尔丘乐。。。”

瓦尔丘乐?!宇文晨大吃一惊,自己的代号怎么会出现在瑞德琳的对话里的?她在跟谁讨论自己?难道自己被发现了?

宇文晨立刻屏气凝神,打算继续听下去。可就在下一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宇文晨心中一惊,立刻想转身离开,却来不及了。

门被打开,出现的是瑞德琳,她那美丽的面孔上满是惊愕。

“王明。。。你。。。唔!”瑞德琳有些颤抖地指着宇文晨,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宇文晨一把捂住了嘴。

宇文晨推着瑞德琳进入书房,还门关上后,将瑞德琳整个人脸朝下地推到在地,趴在她的身上,将瑞德琳的两手反扳到身后禁锢好。此时,他背后的翅膀瞬间伸展开来,从雪白色变成银白色,闪着金属质感的羽尖抵住瑞德琳的后颈。

全能兵的翅膀上也有神经存在,在羽尖触碰到瑞德琳后颈的时候,那细腻而略带温暖的感觉就从羽尖传递给了宇文晨。

那一瞬间,宇文晨甚至想要放弃一切,扑入眼前这个温柔善良的女人怀中,感受她那母亲一般的温暖。

可事到如今,宇文晨已经不是王明,不是瑞德琳关爱的他的儿子的玩伴,而是一个冷酷的杀手。

“宇文晨,是你对不对!你这个家伙给我住手!”瑞德琳办公桌上的电脑里突然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因为屏幕背对着宇文晨,所以屏幕背后的那个人看不到现在发生了什么,宇文晨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那一定也是一个全能兵。

“王明。。。”瑞德琳颤抖地呼唤着这个名字,即使刚才屏幕背后的那个人已经叫破了宇文晨的真名,可瑞德琳还是叫了她认识的那个名字。

宇文晨全身都在发凉,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的狼狈。

杀,还是不杀,以宇文晨的脑子也得不出答案。

“瑞德琳,你和巨陆人狼狈为奸,背叛了大岛。还将科学部的珍贵资料偷出,企图交给巨陆人,给大岛带来一场生化战争。现在交出那份资料和你的资料递交方法,还可以饶你一死。”宇文晨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可即使他全能兵的控制力,宇文晨的声音还是抖得十分明显。

“不是的。我。。。”瑞德琳整个人显得惊慌失措,立刻想要解释。

“不要狡辩!快说出资料的藏匿地点和递交方法!”宇文晨粗暴地打断了瑞德琳的辩解,为了加强威慑力,他的羽翼已经有一点点刺入瑞德琳的后颈。几滴鲜血从瑞德琳光滑的后颈处流淌而下,落在地上,染红了米色的地毯。

“宇文晨!你住手!瑞德琳她什么都没有做!”屏幕后的那个人此时简直急得想火烧眉头似的,暴怒的声音传来,全部化为宇文晨心头的烦闷。

“闭嘴!”颤抖已经从宇文晨的声音蔓延到了他的全身,抓着瑞德琳的手都在不断颤抖着。

“宇文晨,我告诉你,你要是感动瑞德琳一下,我。。。”

“闭嘴!”宇文晨声嘶力竭地吼道

,他只觉得过去那3个月的生活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已经成了负担,成了压力。

作为全能兵,他应该完成自己的任务。可作为一个人,他不愿意杀人,更不愿意杀害自己的家人。

心乱如麻,脑子里一片混乱,宇文晨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思考,这个世界上任何的声响都成了阻挠他判断的障碍。尤其是那个电脑里传来的声音,

更是像毒液一样侵蚀着自己的神智。

闭嘴。

闭嘴。

闭嘴!

消失吧,一切妨碍自己的东西都消失吧!

心中的杂念让宇文晨无法冷静下来,冲动之中,他仰天怒吼着,就像发泄一般,银白色的单翼扬起,划过书房的半面墙。

下一秒,轰的一声,宇文晨的羽翼掠过的地方,包括厚实的墙还有书架,再加上那台电脑,瞬间被劈成了两半。宇文晨的的一击,穿透了翅膀扫过范围的一切物体,简单来说,就是横着从中切开了瑞德琳一般房子。墙中的埋藏的电线全部被切断,由漏电导致的火花蹦出,劈啪作响。

瞬间,爆炸声响起,火势飞快地蔓延开来。

“不!凯德,凯德!”瑞德琳突然开始挣扎,力量之大,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瘦弱的女人。

“不要动!”内心的纠结让宇文晨的思考慢了一拍,没有理解瑞德琳此时的心情。

“王明,我求求你,放过凯德吧!他只是一个孩子,救救他!我求求你,你杀了我,没有关系,只要你能放过凯德!”瑞德琳哭喊着仍旧不断挣扎,宇文晨那抵在她后颈的翼尖已经在她的挣扎下刺入了许多,大滴大滴的鲜血滑落,在瑞德琳的身体下,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泊。

宇文晨此时才终于理解了瑞德琳的话语,脑海中清晰地闪过这3个月来的一切,宇文晨一下子就从瑞德琳身上跳起,喊了一句:“妈妈你快走!”就朝着门外快速奔去。

什么任务,什么全能兵,全都滚一边去吧!我要和凯德和妈妈一起生活下去,永远!

飞速奔跑着的宇文晨,心中已经暗下决心。

可他不知道的是,房内倒在地板上的瑞德琳费力地转身目送宇文晨的离去,伸出了她的手,就像是这三个月来无数次抚摸宇文晨的脸庞似的,对着宇文晨的背影,瑞德琳眼中的光芒终于逐渐暗淡。

下一秒,瑞德琳身后再次发生了爆炸,瑞德琳微笑着,没入火海。

深圳治妇科疾病多少钱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第二门诊部怎么样
新民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要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