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43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16:20:28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43章

张海和王婷先后出了酒店,两人出了房间就如同普通的朋友一般刻意保持着距离,开车到公安局,因为张海事先打了,主管交警的副局长谢勇出来作陪,听到张海提出要去看一下王庆,谢勇并没有太多的意外,昨晚张海就是第一个向他打打探消息的人,刚才对方说要过来公安局一趟,谢勇多半也猜到了其来意,瞥了张海旁边的漂亮女子一眼,谢勇因昨晚并没有到现场,因此并不知道王婷是昨晚的两个当事人之一,张海介绍说那是王庆的妹妹,谢勇才恍然。

王庆被临时关在公安局的拘留室,今天就要转到看守所去,谢勇在前头给张海和王婷两人带路,路上说着这一情况,王婷忍不住又要撒泼起来,被张海眼神制止住,这才安分了一点,谢勇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心里颇为不屑,真要是有本事,这会也不用在这里叫嚣了,昨晚就该把人捞出去了。

“小婷,你可算来了,我都在这个鬼地方呆不下去了,李哥说什么了没有。”王庆一见到自己妹妹过来,如同见到了救星,刚才有两个警察故意走到这里来,说什么故意杀人啊,恐怕会判死刑啊之类的话,王庆差点被吓破胆,甭管那两个警察是不是故意恶作剧吓他,王庆现在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哥,中民说会保你出去,你现在只是暂时呆在里面而已,不用太担心了。”王婷安慰着自己哥哥,刚才才被张海两度滋润过,这会脸颊焕发着红润的光彩,王庆正担心着自己的小命,压根没去注意自己妹妹的异常,要是知道王婷敢给李中民戴绿帽子,王庆恐怕会吓出一身汗来,兄妹俩有现在的生活,都是李中民给的,李中民能让他们摆脱贫困的生活,同样能让他们回到落魄的过去,这对于已经过上了好日子的王庆来说是无法忍受的。

“小婷,那李哥有没有说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听到王婷的话,王庆脸色好看了许多。

“这个没说,不过应该快了,哎呀,哥,你担心什么,有中民出面,很快就会没事了。”王婷信誓旦旦道,在她眼里,没有李中民办不了的事。

谢勇听着王婷和王庆兄妹俩的对话,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张海眉头微微一皱,忍不住低声试探道,“谢局,这王庆是我的朋友,不知道你能否帮忙通融通融?”

“张局,我就给你说句实在话吧,这件事我没法帮上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使不上劲。”谢勇摇了摇头,“张局你也别急着说什么,这事是路局长亲自过问的,上头还有陈县长在盯着呢,想来你也应该听说了,昨晚陈县长就在现场来着,他发了话,你说我们下面的人敢当耳边风吗?路局长跟陈县长的关系,张局你也清楚,就别为难我了。”

“那你总能给我透露一下打算如何处理吧?”张海苦笑道,别看他是国税局的局长,但在公安局里还真得瑟不起来,公安局那是一等一的强势部门,路鸣这个大局长跟陈兴的关更不是什么秘密,张海在这里都不敢放肆。

“咳,这个我昨晚其实也差不多都说了,张局长现在问我,我还是那些话。”谢勇轻咳了一声,这会旁边有人走过。

张海点了点头,没再多问,他相信谢勇说的话,这起交通事故上面有陈兴亲自过问,谢勇一个副局长的确起不了什么作用,昨晚他向谢勇打探消息,谢勇就已经说了,王庆的行为极为恶劣,严重败坏社会风气,若是肇事司机都学王庆这般行为那还得了,所以王庆很有可能要被公安局弄成一个典型,按照故意杀人罪依法移送检察院提请公诉,届时法院考虑恶劣的社会影响,从严从重判罚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真要是那样,王庆的小命有可能不保了。

“张局,我有事先去处理一下,回头有啥需要你再打我。”谢勇准备先遁了,王庆的名声实在太臭,谢勇虽然不是同情心泛滥的人,但对于这样一个开奥迪车却害怕赔偿一点医疗费的人实在是鄙夷的很。

“那好,今天多谢谢局了,晚上我请谢局吃饭。”张海笑道,心里实在是无奈的很,谢勇这意思是不想沾上此事,张海也没办法说什么,王庆干出的这事实在是缺德了点,张海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你说你这几年靠着李中民帮扶也赚了不少钱,市区买的是大套房,车子买的也不是太差,至于撞了个人就生怕医疗费是个无底洞就干脆把人碾死吗。

听着王庆在那跟王婷诉苦,就差没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张海心里那个腻歪真的是不用说了,昨晚他请王庆兄妹俩吃饭,是因为国税局正打算盖一栋新办公大楼,张海准备把这个大工程交给王庆去做,这也是为了讨好王婷,张海在酒桌上被王婷撩拨的火热,忍不住就多喝了几杯,王庆则是因为又有钱可赚,心里头高兴,也喝了不少,这酒喝多了,还真的是容易出事,张海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悔昨晚没坚持让人帮王庆开车了。

“昨晚要是让人帮你开车,也不会出这样的事了,怪我当时没坚持。”张海叹了口气,也说不上是对王庆同情还是怜悯。

“海哥,这不关你的事。”王庆摆了摆手,突然有些咬牙切齿,“真要说起来,怪就怪那个什么狗屁的陈县长,昨晚我撞了人,本来也只打算赶紧开走了事,谁想到后面那辆车子车灯会照过来,那是摆明了告诉说记住我的车牌号让我别想逃逸,要不然我怎么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想着要把人碾死,反正只是赔笔钱,要是医疗费,谁知道是不是个填不平的无底洞。”

“嘘,老王,小声点,这里是公安局,你现在都已经是俎上鱼肉了,还在这里大骂陈县长,你这不是自找不自在嘛。”张海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往左右一看,张海砸吧了下嘴,这人要是一倒霉,运气真是……差得没话说了,左边站着的那位不是公安局的局长路鸣是谁,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他都没注意路鸣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

“自己碾死了人还把原因赖在别人身上,王庆,你真的不是一般的畜生啊,敢情你碾死人是因为被别人看到你撞人了,没被人看到,你反而会车下留情了?你这么一说,陈县长倒成了你杀人的间接导火索了?”路鸣背着双手走过来,对于王庆这种人的逻辑,他见得多了,做下了错事,不仅没有丝毫悔改之心,反而颠倒是非,将错误归咎到别人身上,“你说你的良心上哪去了,没被人看到,你就理所当然的开着车逃逸是不是?我说你也不是没钱的人,你至于吗你。”

“这年头谁也不会嫌钱多不是。”王庆干笑了两声,一旁的张海看得直翻白眼,不住的跟王庆使着眼神,示意对方少说两句,都这会了,嘴巴就不能消停一下。

“是没人会嫌钱多,不过有句话你不知道听过没有。”路鸣嘴角露出一丝阴森的笑意,“有钱也得有命花,你说你会有命花吗,钱多了自己最后还不是享受不到。”

“你……你什么意思,别以为你是公安局的局长就了不起,我要告……告你恐吓。”王庆腿都快软了,颤抖的手指着路鸣。

“就你这熊样,也不知道你当时碾人的时候怎么就下得了手。”路鸣鄙夷道,吩咐着边上的两个民警,“今天就把他送到看守所去。”

张海和王婷站在旁边都有些傻眼,王婷张嘴要说什么,张海忙碰了下对方,抢先开口道,“路局,这王庆也就是口无遮拦,你别往心里去。”

“哼,我往心里去干嘛,这种人我连看一眼都嫌脏了我的眼睛,犯得着跟他动气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路鸣呸了一声,直接将王庆无视,也就只冲张海点了点头,然后背着双手又走了,张海在原地苦笑,拉住又想开口的王婷,这女人的凉薄和尖酸他是知道的,要是让对方开口,指不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到时候连他都不好做人,他可不想因为这兄妹俩跟路鸣结仇。

王婷几乎是被张海拉着出公安局的,硬是将王婷拉上车,张海才松了手,王婷怒气冲冲,“张海,你拉我干嘛,这公安局的什么鸟局长也欺人太甚了,以为我们兄妹俩是好欺负的吗,我刚才就想骂他了怎么着,要不是你拉着我,我非得指着他鼻子骂,实在是太气人了。”

“我的姑奶奶,你能不能消停一下,咱们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你的气焰别这么嚣张好不好,你别以为有李市长撑腰就能为所欲为了,在咱海城市,李市长惹不起的人也不少,你收敛收敛的臭脾气,别哪天惹出了大麻烦,连李市长都救不了你。”张海无奈道。

“我就是要惹事怎么着,我就不信他一个小小县城的公安局长,李市长还会惹不起。”王婷也是个属驴的犟脾气,拖着不走打着倒退,张海越是如此说,她的脾气愈发上来。

“官场中的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李市长一个副厅级干部,你让他跟一个科级干部过不去,你不嫌丢人,李市长还嫌丢人呢,再说路鸣能当到公安局长,你以为他背后没人吗,陈兴就是他的支持者,以陈兴的年纪现在就是代县长了,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张海瞥了王婷一眼,这个女人虽然跟他是露水夫妻,但这个并不能阻止他在内心瞧不起对方,头发长见识短,王婷的无知无畏实在是让张海鄙夷,对方也就剩下这么一副皮囊能够取悦男人了,“算了,跟你说这些干嘛,说了你也不懂,我只能很认真的告诉你,陈兴绝对不好惹,你不要以为他只是一个代县长,官比李市长低,李市长就能稳稳的吃定陈兴,那样想就大错特错了,即便是李市长,也不会肯轻易的跟陈兴对上。”

“我怎么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我哥这次真的凶多吉少了。”王婷总算是慢慢安静下来,脑子还算没有笨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品出了一点张海话里的意思。

“你哥会怎么样我也不好说,不过你应该记得我刚才在酒店跟你说的话,这要看李市长愿意使劲到什么程度,不过以李市长对你宠爱,他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张海并没有直接表态什么,他不会天真的以为李中民会愿意为了王庆这个干系不是很大的人跟陈兴刺刀见血,但这话他不能跟王婷说,他要是直接说王庆可能过不了这一关,以王婷的脾气,回头该去找李中民大吵大闹了,要是被李中民知道是他说了这些话,李市长估计要把帐算到他头上来,张海可不想自找麻烦。

“是吗?”王婷狐疑的盯着张海,总感觉对方似乎藏着什么话没说,但又没办法从张海的神情中看出端倪。

溪门县的某处新建小区套房里,好不容易摆脱警察监视的李光头一进房间就用卫星给汪东辰打了过去,说了地点,不多久,汪东辰也出现在了小区里,这几日,两人有打过一次,李光头却是要当面见一见汪东辰才放心。

“听说你今天去医院看齐雄了?”汪东辰和李光头相见的场面如同往常,李光头依然对汪东辰毕恭毕敬,只是这恭敬的态度如今有几分真实,那就只有李光头自己清楚了,听得汪东辰如此一问,李光头低头的瞬间,眼里精光一闪,汪东辰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李光头心里冷笑,除了警方的人,汪东辰果然也有派人监视他。

轻抿了一口茶,汪东辰神色自若,他敢这样问,就不怕李光头知道他派人监视他,当然,汪东辰这么做的目的跟警方并不一样,警方是怕李光头逃跑了,汪东辰则是想单纯的掌握李光头的行踪,如今李光头也关系着他一半的身家性命,汪东辰对他能放心才是假的。

“当日我让齐雄带着毒品逃跑,我就琢磨着那天娱乐城到处都是警察,齐雄八九是跑不了的,所以我就给了他枪,我告诉他说可以用来自保,其实我是希望他最后拿出枪的那一刹那,被警方乱枪打死的,可惜啊可惜,齐雄也是个聪明人,我以为他愿意为我卖命,没想到我还是想差了,这年头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啊,汪书记,您说是不是?”李光头笑眯眯的望着汪东辰,笑容灿烂。

“是啊,这年头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钱可以有一大把,命只有一条,是该好好珍惜。”汪东辰深深的望了李光头一眼,心里头感慨万分,当年养的一条狗也敢威胁主人咯,“这年头,养人还不如养狗,养的人最后都成了白眼狼,养条狗起码还知道忠诚,李顺呀,你说是这个理不?”

“汪书记说的当然是金玉良言,齐雄不正是活生生的例子嘛,我不曾亏待过他,关键时刻指望他为我卖命,还不是痴心妄想,人呐,还是自己最重要。”李光头笑得愈发灿烂了,“好久都没听人叫我的名字了,这会听汪书记一叫,真是亲切。”

汪东辰神色凛然,两人暗藏机锋的一番对话,倒是让他对李光头有些刮目相看,他一直对李光头的认识也就停留在只会打打杀杀、不懂得用脑的层面上,今儿个倒是见识到了李光头聪明的一面了。

“齐雄没死,你想把事情都往他身上推的计划也就落空了,只要齐雄一松口,你就得等着吃枪子了。”汪东辰瞥了李光头一眼,“有什么打算吗?”

“我相信汪书记您是不会让我吃枪子的,对吧?这些年来,咱们的合作可是一直都非常愉快的哦,每一年给汪书记您往那个秘密账号上打钱时,我就想呀,要是能多给汪书记赚一点钱就好了,要不然愧对汪书记您对我的扶持,所以呀,我就年年把今年替汪书记赚的钱都记得一清二楚,不时的拿出来看看,鞭策自己再加把劲,多给汪书记赚点钱,一年要比一年多,我心里想啊,汪书记您过两三年也要退休了,我得给您多赚点好孝敬您啊,不然汪书记退休之后哪能享福呢,这年头,什么都贵,什么都要钱啊。”

李光头仿佛未觉汪东辰的脸色变了变,依然是十分投入的说着,“听说汪书记您的大少爷在上海发了财,买了两套大房子都是一次性付款的,啧啧,上海那房价,也难得大少爷这么有出息,但儿子的钱终归是儿子的,自己有钱才是真的,汪书记,我说的还在理不。”

“在理,非常的在理。”汪东辰气极而笑,“李顺,当初我果然没看错你,你很好,很好,不枉我这些年一直对你的扶持。”

汪东辰强压着心里的怒火,李光头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些年的帐他都私自记了一本暗账,要是他这次弃李光头不顾,李光头自个进去了,也要拉他下水,把这些年的账本都交出去,到时候汪东辰十张嘴都说不清,他儿子在上海买房的钱都是从那个账号里提走的,根本不经查,李光头是摆明了要威胁他了。

“你有什么打算?齐雄一直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下,你能保证让他一直闭嘴吗?他闭嘴了你才真正的安全。”汪东辰瞥了李光头一眼,什么人才能一直闭嘴?答案不问自知,只有死人的嘴才永远不会开口。

“我没那么大的本事在警方眼皮底下杀人,况且那些都是省厅的警察,想来汪书记也没办法给我制造机会,冒那么大的险实在是太不值得了,一不小心就当场栽了。”李光头笑着摇了摇头,去杀了齐雄,那他可就一条路走到黑了。

“也好,你没这样的打算也好。”汪东辰平静的说着,看不出他对李光头的话有什么真正的想法,“既然不走这条路,那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出国。”

汪东辰紧紧的盯着李光头,“出去了,永远不要再回来,这些年你赚的钱也够了,到国外,只要不是大手大脚的花钱,过个小康的话,这些年赚的钱也足够你下半辈子生活了。”

“我也正有此意。”李光头笑了笑,眯着眼望着汪东辰,“现在省厅的人盯我盯的太紧,靠我自己没办法出国,只要汪书记能帮我出去,我一定会永远消失的,不会让汪书记有丝毫的不安全感的。”

“好,你等我消息,现在你也赶紧走吧,消失太久,会让警方怀疑,对以后的出逃不利。”汪东辰起身,离去,没再看李光头一眼。

目视着汪东辰离去的背影,李光头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幸好当初留有后手,要不然现在根本没有和汪东辰谈判的筹码,这些年他也攒下了两千多万,若是能将娱乐城变卖出去,又是一笔巨额财富,娱乐城可是他砸下了重金装修的,要不然他能攒下的钱更多,眼下这个念想也只能想想罢了,他想逃往国外,娱乐城的实业只能忍痛放弃了,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赶紧逃出去了就啥事没有。

商洛市镇安县医院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
治癫痫病长沙哪家医院好
牛皮癣治疗九江哪家医院好
威海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