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源初斩天 第四十二章 杀与反杀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4:30

源初斩天 第四十二章 杀与反杀

第四十二章杀与反杀

宗门大比结束了,源初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缓步朝着外门走去。没走多远,源初就看到姬月影从远处欢天喜地、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一把挽住了源初的胳膊。

源初看到姬月影就是一皱眉,不过,很快又释然了,宠溺的捏了一下姬月影粉嫩的小琼鼻,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你怎么这个时候就跑过来了,此次宗门大比,我是来杀人的,之所以没有和你坐在一起,就是怕被有心人发现牵连到你,你倒好自己就贴过来了!”

姬月影皱了皱好看的鼻子,白了源初一眼,又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然后满眼小星星的看着源初:“人家不是想你了吗,源初哥,影儿不怕,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我知道源初哥一定会保护我的对不对,源初哥,你今天真是太帅了,竟然一个人挑战了内门所有的高手,我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可是,你和王天霸决斗的时候,我都担心死了,生怕你出现意外,源初哥,你以后不要再让影儿担心了好不好?”

源初轻轻点了一下姬月影洁白的额头,轻叹了一声:“人生有太多的无奈,我本不欲杀人,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不杀人,人便杀我,只好以杀止杀,修道一途本就是逆天而为,血雨腥风,尸山血海,一将功成万骨枯,福祸难料,岂能强求,但求无愧本心,守护自己在乎的人足矣,你是我的女人,我一定会用我的生命去守护你,用我的一生陪伴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如果有人敢伤你分毫,我定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放心,我自有分寸!”

源初不知道,此时在不远处,有一个人正恶狠狠的盯着他们,而后阴笑着快步离开了。

源初陪着姬月影在一路无数心酸的少男少女的怨的眼神中,如神仙眷侣般的回到了姬月影的房间。源初对天发誓其实他只想将姬月影送回房间后就离开的,可是,就在源初转身的时候,姬月影突然从身后将他紧紧抱住,双手还不老实的来回摩梭。

源初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哪里受得了这个,立刻身体的某个部位就有了反应,只感觉身体中的血液沸腾了,分成两部分,翻着个的向着头部和小腹处奔流而去。

源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原始欲望,野兽一般的将姬月影翻身压倒在柔软的大床上,一分钟内就将自己和姬月影剥了个精光,在姬月影不断的嗔骂声中,再一次将她粗暴的糟蹋了,痛苦的呻吟声和急促的喘息声交相辉映,房间内,一时间旋旎无边,春光无限,美妙的一夜呀(此处省略两千字)!

大战了一夜,直到清晨,两人才相继昏昏入睡。日落西山的时候,源初才懒洋洋的从温暖的大床上爬了起来,迅速穿戴整齐,转身看着如婴儿般熟睡的姬月影,心中一阵愧疚,自己竟然忘记了对她的温柔承诺,再一次粗暴的祸害了一个良家妇女。

就在源初暗自自责的时候,姬月影缓缓的睁开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妩媚的看着源初,随时会滴出水来的粉嫩的小脸上红霞尚未完全退去。姬月影嗔骂道:“都怪你,叫你对人家温柔点,你都忘了,越喊你越粗暴,搞的人家又起不来床了!”

源初厚颜无耻的辩驳道:“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你勾引人家的,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看见你这么一个小水蜜桃,怎么能不啃上两口,还叫的越来越大声,搞的人家欲罢不能,不过,我原谅你了,下次注意啊,好了你好好养伤吧,我先走了!”

说着,源初迅速窜出了房间,根本不理会姬月影怨的眼神,只留下身后一阵阵越来越飘渺的嗔骂声。

天黑之前,源初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私人药田,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家的感觉真好。

刚回到药田,源初就一把将器伯扔了出来,弄得器伯险些站立不稳,来了一个狗啃屎。器伯转身对着源初大喊道:“你个小兔崽子知不知道尊重一点老人家,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差点让你弄散架!”

源初气哄哄的瞪着器伯,突然大骂起来:“你还有脸教训我,我问你,傲剑对我施展魂技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提醒我和保护我,搞的小爷我脑袋差点疼爆炸了,直到他将魂剑打入我的脑袋你才帮助我守护,还让我立刻装出一副中招呆滞的样子!”

器伯故意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好像受气的小媳妇:“我那不是想让你亲身感受一下灵魂攻击的威能吗,而且,我不是在关键时候帮你守护了,并且还帮你阴了他一把,你怎么卸磨杀驴呀!”

源初对着器伯大骂道:“用不着,小爷我不用亲身感受也知道灵魂攻击的危险,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成了行尸走肉,我告诉你,要是你下次再自作主张,就算小爷我真的挂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器伯自知有些理亏,索性低头不语,默不作声了。源初看着器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又大吼了起来:“我再问你,王天霸用地级武技攻击我的时候,我是让你将龟壳弄得破损一些,好引他上当,可你也用不着将龟壳弄的破损成那个样子吧,害得我被轰击的差点直接挂掉,还让我在那么难受的情况下装出一副抽搐的样子,后来他又连续轰了我好几次,我都疼的快坚持不住了,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就不知道怜惜我一点吗?”

器伯小声嘟哝道:“我那不是怕他不信吗,想要把戏演得逼真一点吗,结果,他不是上当了吗,还被你阴死了,成就了你的无上威名,你现在反倒怪起我来了?而且,你与那个小丫头双剑合璧的时候,你把我屏蔽了,我不是也没有偷看吗?”

源初闻言一阵无语,转念一想,觉得器伯说的也有点道理,而且,毕竟结果还是好的,调整了半天情绪,也就没再深究。

转眼十天过去了,源初的修为不仅彻底巩固了,而且又精进了不少,不过,源初总感觉心里不太踏实,觉得好像要有点事,所以,利用这十天又凝聚出了二十枚源气弹,存放在源塔中。

修炼了十天,源初想出来透透气,于是,就回到了自己建造的小木屋中,正要坐下,突然,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张字条。源初预感到有些不妙,打开字条一看,顿时就蒙了。字条虽然内容不多,却太过震撼了,“欲救姬月影,速来断魂谷。”

源初的心情此时虽然震撼,却没有慌乱,反倒极其冷静。他迅速分析出一定是王霸道绑架了姬月影,引自己入局,想要斩杀自己,夺回权杖。无数的念头在源初的头脑中快速闪过,很快源初缓缓睁开了双眼,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冷笑了一声,而后,快速赶往断魂谷。

断魂谷位于星辰宗东北一百里处,是一处地势极其险要的地方,四周都是陡峭的悬崖峭壁,只有一个入口可以进出。源初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赶到了断魂谷的入口,看着四周的险峻地势,心中感叹,此地果然是一处绝地,的确是一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而后,毫不犹豫的快速进入了断魂谷。

向前走了大约两三里的样子,原本狭长的峡谷陡然变得开阔了起来,前方出现了一块平坦的空地,面积不大,大约只有几百平米左右,空地中间站着一个面色阴狠的老头,姬月影浑身被绳子捆绑坐在一旁,嘴也被堵上了,这个老头正是王霸道。

源初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四周,而后缓步走到王霸道近前,轻蔑一笑:“王霸道,果然是你,我早就料到你会对我出手,可是,没想到你竟然用一个女人来威胁我,引我入局,你不觉得你的手段太龌蹉了吗?”

王霸道闻言突然有些变态的哈哈大笑了起来:“源初,胜者为王败者贼,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手段只不过是用来达到目的的工具而已,何来龌蹉与否之说,不要废话了,你今天既然来了,那你们两个就谁也不用走了,此处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墓地,你们就做一对同命鸳鸯吧,哈哈哈!”

源初一边听着王霸道在那里狂笑,一边偷偷拿出玉蝶,想要捏碎。王霸道突然不屑的笑道:“你就别白费心机了,这里已经被我布置了大阵,隔绝一切气息和手段,你想要捏碎玉蝶进行传信是不可能了,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禽吧!”

源初发现四周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光幕,阵法启动了。源初并不惊慌,冷冷一笑:“王霸道,你以为在这里布置了阵法,就吃定我了吗,你是不是太过自信了?”

王霸道很是自信的恶狠狠的看着源初:“实话告诉你,这几天我已经从家族里取来了破境丹,已经成功晋级到源宗境武者了,你的那个破龟壳根本挡不住我的全力一击,你想用你的能量球炸我吗,我承认你的能量球很强大,可是,你也要能炸到我才行啊,你以为我是王天霸那个废物吗,我不会上你的当的,我不会给你偷袭我的机会的,你就认命吧!”

说着,王霸道突然身上爆发出一股极其狂暴的气势,远不是王天霸源王境武者可比的。只见一团要比王天霸的zǐ色火球还要大出数倍的巨大光团正在他的手中快速凝聚,仿佛随时都会爆发出来自冥的滔天怒火一般。

源初面色平静,没有丝毫的慌张,大吼道:“王霸道,我根本就没想偷袭你,我今天就要正面斩杀你。”言罢,源初竟然飞身跃起,迎着zǐ色光球冲去。

王霸道先是一愣,而后,如同看着死人一般的大喊道:“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你就去死吧!”只见他双手用力,就想要将光团向源初推出。

这时,奇迹发生了,王霸道的动作突然停住了,而且,双眼呆滞,脸上浮现出一种痛苦挣扎又难以置信的表情,总之精彩之极。

源初面色肃然的来到王霸道近前,左手一把抱起一旁的姬月影,然后飞身迅速向后退去,同时,右手从源塔中取出了二十枚源气弹,一股脑的全都向王霸道扔了出去,王霸道竟然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源气弹向自己飞来,眼神中满是绝望与不可置信,与王天霸临死时候的表情如出一辙,难怪都是一家人!

只听一声巨大的响彻山谷的爆炸声传来,王霸道站立的地方被炸出了一个深六丈,宽也是六丈的巨大坑洞,王霸道的身影彻底从世间消失了,一团巨大的蘑菇云升腾而起,很快便被四周的大阵阻挡在内。

京都儿童做检查费用是多少
西安碑林医院靠谱吗
贵阳治疗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
韶关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郑州治白癜风疗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