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绝世天君 第八百九十六章 真魔圣主

发布时间:2019-09-12 18:47:31

绝世天君 第八百九十六章 真魔圣主

而头顶之上,那虚空更是已然坠落!

虚空坠落、凶兽飞奔!

画卷笼罩,向着情扇尊者砸落。

刹那间功夫,似乎是整个世界都向着情扇尊者攻去!

轰!

一声无比骇人的,仿佛整个大千世界都炸裂一般的巨响声传出。

情扇尊者扔出的纸扇在这一刻消亡!

情扇尊者方才所在的位置,整个大地,在这一刻完全消散,形成一片诡异的真空!

那一片区域,已尽数湮灭!

大地疯狂的震荡着,天际剧烈摇晃,天空中,一道道肉眼可见的,仿佛似时空乱流一般的气流四处乱蹿,落到地上,更是瞬间将整个大地切割开来!

这一刻,整个碧玉遗迹,大到无尽岁月来,碧玉教都无法完全探查强出,探查完的碧玉遗迹都疯狂的晃动起来,晃动之猛烈,甚至让人感觉,这碧玉遗迹,似乎会随时塌陷一般。

碧玉教内。

一个一袭碧色长袍的老者坐在一块巨大透明的碧玉石面之上。

那碧玉石似乎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可它的四周,却是有无数的法在移动!

法则追随!

这碧玉石,似乎是有着生命一般,而那这一道道的法则,则是随着这碧玉石不断的转动着!

碧玉石!

这便是碧玉教的镇教之宝,天阶法宝的存在!

当初,碧玉教由碧玉宗,成为碧玉教,同样有无数人不服,无数人想要将之覆灭!

可是,碧玉教还是支撑了下来。

因为,有着这碧玉石的存在。

那可是天阶法宝!

这也是他们碧玉教最为骄傲的地方。天阶法宝,放眼天下,放眼所有长存大教,也唯有他们碧玉教才拥有!

无论是被誉为众教之首的清文教,还是那传承最为古老,甚至传闻一点不次于清文教的儒教。

他们也都没有天阶法宝的存在!

天阶法宝,它的恐怖,是没有见到过天阶法宝之人,所远远无法想象的!

相同实力下,拥有天阶法宝的圣者甚至可以轻易秒杀另外一位圣者!

碧玉石,这才是碧玉教最大的依仗。只是可惜,碧玉石,无法移动,自从它出现之后,它便在此处。

当初,创教老祖发现这法宝,甚至都无法真正的将之收服,变成他自己真正的法宝。

老祖,他也只是能够施展,能够动用碧玉石罢了。而他,也是将如何控制这碧玉石的秘密传了下来,只传给碧玉教教主的秘法!

而碧玉教中,唯一能够坐在这碧玉石上之人,也唯有教主!

除了教主,唯有历来,为碧玉教做出重大贡献者,可以坐在其中感悟修炼,或是休养恢复。

忽然间,碧玉石疯狂的颤动起来。

碧玉教主感受着身下的颤动,一时间却是有些发愣,继而他迅速反应过来。

碧玉石,碧玉石在颤动!

这……这怎么可能?发生了什么?

碧玉石,自从创教老祖之后,每一任教主都会坐在这碧玉石上修炼,可是关于历代碧玉石的记载,从未有过,碧玉石疯狂颤动的情况发生!

如今,碧玉石却是颤动起来,这是发生了什么?

碧玉教!

进入碧玉遗迹的祭坛,忽然间疯狂的震动起来。

喀嚓……

忽然,那祭坛之上,发出一声轻响。祭坛之上,出现一道明显的龟裂,而这龟裂,更是向着四周缓缓蔓延开来,速度虽然不快,可这蔓延之势,却是给人一种无法阻挡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碧玉遗迹祭坛怎么会发生龟裂!”

“碧玉祭坛,那可是唯一连接这碧玉遗迹的通道,若是它破碎开来,以后谁都无法进入碧玉遗迹了。”

“快,快去禀报长老们!”

碧玉遗迹内,情扇尊者之前所在的位置,早已化为一片虚无,甚至连情扇尊者的尸体都已寻之不到。

一切的而一切都在那画卷一击之下,化为虚无!

苏雨琪只是远远的被这一击所波及到,身子更是倒退飞出,重重的摔落在地,全身上下所有的骨骼在这一刻似乎断裂,体内的气息更事疯狂震荡着,五脏六腑在这一刻似乎完全碎裂!

一击之威,恐怖骇人!

这……

这是怎样的攻击!

苏雨琪完全懵,她是圣女,更是曾经几乎站在天下的巅峰。

她最强之时,距离圣者也只是差最后的一小步。

那时候的她已是半圣巅峰,是、只需要最后的感悟,随时都可以跨入圣境!可便是她在巅峰之时,也无法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击!

那一击的威能,已经骇人到了极点。

圣者,那是唯有圣者才能发出的恐怖威能!

郑十翼他只是一个王境二层,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施展出如此威能的一击。

方才那一击之所以如此恐怖,都是因为那副画卷。

那画卷,那究竟是何等法宝?

天空中,巨大的画卷坠落之后,画卷却是急速收缩,再次卷起,自空中飞落到了郑十翼身上。

郑十翼倒在早已被炸的深陷的巨坑之中,全身上下衣服早已炸裂,整个人干瘪的如同一具干尸,身上仅有的一层皮的更是完全裂开,整个人更是几乎感觉不到一点呼吸。

“他……”

苏雨琪望着那几乎断绝呼吸的郑十翼,不知道为什么,心忽然一痛!

心痛……

为什么会感觉到心痛!

苏雨琪使劲晃了晃脑袋,似乎是想要将这种感觉抛出脑外,可这种心痛的感觉却没有一点的减弱,甚至还在不断的增加着!

心痛!

他……要死了?

苏雨琪心中忽然一紧,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一瞬间,她似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飞速的飞到了郑十翼身前,伸出一只手来,抚摸向郑十翼的面颊。

双眸中,一滴眼泪不受控制的低落,落到郑十翼那干瘪的脸面上。

呼吸……

他还有呼吸。

他还没死!

苏雨琪心中忽然一松,迅速从乾坤带中,拿出一颗颗丹药,掰开郑十翼的嘴巴,将丹药塞入郑十翼口中。

这一刻,她似乎完全失去了理智,完全无法控制她自己的身体,她甚至都不知道,她为何要这么做!

郑十翼的身子开始慢慢蜷缩起来,身体四周,一道道泥土不断的涌来将他掩埋,他仿佛是一颗种子一般,深埋在泥土之中。

活着……我还活着……

郑十翼保持着仅有的灵智,感受着虚弱的身体,感受着外界的一切,心中惊骇不已……

这……这便是那画卷的恐怖威能吗?

自己甚至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实力再强一些,方才那一击甚至可以真的毁灭这一方世界!

只是,那一击,也险些让自己就此死去。

恩……

丹药,有人在喂自己服用丹药。

是……是雨琪……

雨琪,她竟然帮自己服用丹药,她……她流泪了,她想起自己了?

郑十翼心中狂喜,那一刻原本几乎都要停止跳动的心脏更是疯狂的跳动起来。

雨琪……雨琪她在救自己,她难道真的想起了自己?

不对……

不是,她不是想起自己,她这反应,不是想起自己的样子,可是她为何又要救自己?

她还因为自己而流泪,这又是什么情况?

或者说,她没有想起自己,可是,她脑海深处的意识之中还是有着自己的?

对,一定是这样!

郑十翼心中狂喜之中,忽然间,体内丹田伸出,那漆黑的棺材武魂再次涌动起来。

漆黑的棺材,一点一点,缓缓打开。

棺材打开!

郑十翼心中一惊,自己并未动用武魂,甚至在方才施展画卷之后,自己体内的武魂之气都被抽尽,如今龙衍草武魂都无法施展。

可是这神秘的棺材武魂,怎么自己打开了?

郑十翼心中奇怪间,棺材完全掀开。

霎时间,一股无尽阴森、恐怖、黑暗的气息蔓延他的全身。

忽然间,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从自己的身体之中剥离了出来,被吸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这是一片黑暗的时间,整个世界之中,只有黑暗,看不到一丝光芒。

黑暗之中,忽然,一道更加漆黑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

“桀桀……终于,终于本魔等到了这个机会。”

一阵阴冷的让人心神颤栗的怪笑声从这黑影中传出。

“你……你是谁?”郑十翼感受着着怪异的空间,望着对面,那散发着骇人阴森之气黑影,心神大颤,这是一种本能的颤栗。

“本魔是谁……小子,你修炼了本魔的功法

,难道不知道本魔是谁?”黑影怪笑着,一步步向着郑十翼走来。

“修炼了你的功法……真魔策,真魔策是你的功法?”郑十翼大惊,满是惊色的望着对面的黑影。

“没错,真魔策是本魔所创的功法,本魔便是真魔圣主!”黑影桀桀怪笑着:“你当本魔为何会留下真魔策?当真只是不想让本魔的绝学失传?

笑话,真的是笑话。本魔的绝学失传又如何?别人与本魔何干?别人的看法又与本魔何干?本魔之所以留下真魔策,便是为了今天!

凡是修炼真魔策之人,若是天赋足够,都可以获得本魔的武魂,真魔武魂。

在魔教的无尽历史之上,历任教主都获得了真魔策,其中数位更是获得了真魔武魂。只是可惜……nt

记住版址:m.

早期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的治疗
宝宝晚上发烧白天不烧怎么回事
急性心脏缺血
儿童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