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晉城賭王被擒記

发布时间:2019-11-08 23:16:16

晋城“赌王”被擒记

涉案金额10亿人民币,非法营利2亿多元

晋城,这个山西省东南部的矿业城市,因为一起特大涉黑案的告破,而举城震动

“此案之大,在全省甚至全国都极为罕见”随着山西省晋城市打黑除恶“8·7专案”尘埃落定,晋城市市长助理、市公安局长李亚力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如是说

“要么拿钱,要么跳楼”

“这是一个组织严密的黑恶势力团伙”李亚力如是评价“8·7专案”三个犯罪团伙中最大的赵五庆团伙

2009年年初,晋城市警方开始不断接到群众举报,通过排查,一位犯罪嫌疑人进入警方视野

赵五庆,四十多岁,被称为晋城“赌界老大”,十几岁时就参与或组织赌博,前后因赌博、盗窃等犯罪累计入狱服刑十余年警方在侦办过程中发现,赵五庆最初在晋城本地设赌场,后来成了境外赌博代理人,之后更在境外与人合伙租赌场,组织境内赌客参赌,从中牟取暴利

被警方排为2号的犯罪嫌疑人程某,因流氓、抢劫等罪,曾两次被判刑入狱,在监狱呆了16年;并在1993年一起涉枪案中脱逃,一年后才被抓捕归案另外,警方发现,该团伙还有不少社会闲杂人员,他们明确分工,有的负责纠集、拉拢赌客,有的负责为赌客办理出境签证、港澳通行证及购买机票,还有的负责放高利贷、追讨赌债

李亚力说:“他们组织赌博,更设局强夺钱财”“8·7”专案组在侦办过程中发现:本地一煤老板因嗜赌成性,从2007年起,多次与赵五庆联系到澳门赌博,先后输掉了5000万元这位煤老板不死心,在以后的一年半时间,共欠下赵五庆赌债3500万元到2008年冬天,该老板所办企业已经营不下去了赵五庆看到了机会,开始发难,找到煤老板讨要赌债

赵五庆有句口头禅:“给你两条路,要么拿钱,要么跳楼”

煤老板无钱还债,赵五庆顺势推出了其同伙程某程某答应借给煤老板6000万元高利贷,3500万元用于还赌账,剩下的钱用于煤老板名下的煤矿运作双方签下协议,6000万元借款加1800万元高利贷利息,半年还清

但赵、程霸占该老板的公司已急不可耐协议签后刚一个月,2008年12月初,二人便以要赌债为名,将煤老板非法绑架长达14小时面对威胁恐吓,煤老板只得让出他的煤矿,包括存放在矿上的、价值不菲的部分原煤

李亚力介绍说,现在的黑恶势力团伙,不再是简单的街头打杀、明抢明夺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活跃于社会公众舞台赵五庆手下有员干将蔡某,靠赵五庆支持变成煤老板,还进入了市政协他们通过办商贸公司漂洗黑钱,还注册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打着“面向三农小额贷款”旗号放高利贷

万里大追捕

为掌握犯罪证据,晋城市公安局成立秘密侦查小组进行监控、收集情况李亚力说:“省市领导非常重视,给予我们高度支持”

2009年8月7日,省、市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组织了8个侦破组先后奔赴广东、云南等8省20余地市,行程数万公里,对案件调查、核实、取证情况基本搞清后,专案组决定收,实施抓捕

“抓捕程某费了一番周折,”李亚力坦言,“一开始很不顺利”

2009年8月23日,程某因其名下的煤矿涉嫌非法使用爆炸物品被晋城市泽州县公安局传唤,他迅速带着100万元现金与情人陈某一起离开晋城

专案组迅即实施监控,对程某的家人、亲属及来往密切者通过说服教育、思想开导,希望他们配合警方查找程的下落

“程某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李亚力告诉,为逃避追捕,他买了多个外地卡与人单线联系;不用信用卡;每到一地都使用陈某的身份证件登记住宿;选择交通工具也是避开飞机乘火车他行踪飘忽,不常呆在一个地方,短则一两天、长则两三天,且忽东忽西、忽北忽南,和警方捉迷藏

“头一个月,我们简直被这家伙搞糊涂了”李亚力说,“有点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专案组仔细分析每条线索、每个疑点,寻求对策一方面加强做与程某有联系的人的工作,采取攻心战术;另一方面分析、预测程某可能的去处,主动出击

通过反复、精心排查,警方终于在纷乱的线索中捕捉到了踪迹专案组发现程某与一个在云南大理的商人王某联系较多,指挥部敏感地意识到这里存在问题

追捕行动小组在云南大理警方的协助下找到了程某的藏身之地——大理某小镇城郊的一座四层小白楼抓捕行动开始2009年9月30日一大早,追捕小组到达白楼附近

楼的周边是一片空地,视野开阔,小楼四周有玻璃窗户,窗帘紧掩,大门紧闭“程某就藏在小楼里”李亚力说

为一举抓获,指挥部要求追捕组提前进入位置,预先在附近地方埋伏下来大理的深秋时节,气温虽不高,但潮湿的空气、野草和野花,引得众多的蜂蝇在人身边盘旋,冷不防叮一下整整一白天,没有动静,追捕组有些沉不住气,开始怀疑是不是搞错了,就在心急意烦时,大门开启一条缝,有女人出来买东西——说明屋里有人

开始行动追捕人员向小楼隐蔽靠近,但仍被守望在窗户边的人发觉,一个戴白色棒球帽的粗壮男子迅速滑下楼梯,从院内隐秘的后门逃蹿

“他就是程某”李亚力说,“这个家伙跑了”

即将捕获的猎物不能就这么失手大理抓捕未果,追捕组按照指挥部命令迅速返至当地公安机关,进行上追踪

“追捕行动得到了丽江警方的大力协助”李亚力说

程某在云南人地两生,指挥部判断一定有人在旁边帮助他,此人可能就是商人王某追捕组转换思路,查找王某,经过情报分析和线索碰撞,终于找到了王某,并迅速于2009年10月1日在云南丽江将其控制

经过讯问得知:就在追捕组找到王某的10分钟前,他为程某租了一辆商务轿车,现正由丽江驶往四川攀枝花

同日下午4时许,在丽江通往攀枝花的公路上,程某所乘商务车发现后面有警车追赶,加速前进,没想到前方一辆警车早已横栏路中看到前堵后追,无路可逃,车慢慢停了下来,程某束手就缚

打黑需迎难而上

经过近三个月的连续作战,“8·7专案”的44名主要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目前该案件已被警方移交至检察机关,待进一步补充侦查后向司法机关提起公诉

到目前,警方初步查明三个团伙涉嫌设赌、寻衅滋事、非法经营等犯罪13类185起,涉案金额10亿多元

李亚力认为,“8·7专案”虽然成功侦破,但还不能松气该案所表现出的涉案人数众多、资金特别巨大、组织结构严密、作案手段隐蔽、衍生犯罪众多等特点,应对黑恶势力团伙的巨大社会危害有更清醒认识尤其是络赌博犯罪,因其组织严密、隐蔽性强、境内外结合、参与面广,已经成为当下比较突出的一种新型犯罪

他也坦言:“现代社会,我强敌亦强,‘打黑’难呀”信息时代、高科技、交通便捷,犯罪分子在和公安斗智斗勇想要制服罪犯,警方不仅要充分依靠广大群众,更要充分运用高科技侦控手段

云南生物谷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