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江山宸光】去不了的地方叫远方(中学组散文)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4:16:50

——题记

大地上所有的眼泪,仿佛都在这几天被强迫地挤了下来,川南地区阴雨连绵,抬头望见一缕阳光都成了奢望。记得童年的上海,在这秋日最后的几天里,一只只满黄的鲜蟹装着整个秋天的丰腴上岸觅食。当地渔民抓住的它们,用地道的东海海水煮得遍体通红,拿短刀一切,咔的一声,螃蟹被一刀两断,鱼子酱一般的膏黄镶在白花花的肉里,那股香气扑鼻,味道鲜美,就像掺了可卡因一样,让人无法自拔,时时刻刻都在引诱着人们即将走火入魔的味蕾。

只是路途遥远,这些在课堂上做着梦流着口水,却触不可及的东西。注定要在等待许久许久的以后配着啤酒与炸鸡,连带几个年少时的酒肉朋友一同来到。我们在飘零落叶的校园,一边撕咬着鲜香的蟹肉对着酒瓶一口一口吹下,一边一起酣畅淋漓地谈吐这几年的不快,再吹一吹现在吹过的牛皮,讲一讲过去讲过的段子。换来大家的捧腹大笑,笑出眼泪,笑出皱纹,笑出无奈与忧伤却还显得那么喜气洋洋的模样。然后手拉着手望着漫天白云,或是繁星点点,勾勒未来的蓝图,写下各自的一撇一捺。而后各奔东西,从此形如路人。

那校园里的梧桐开始剥离黄叶,试图掩盖满目疮痍的土地上,杂乱横陈的万物的尸首。每当黑夜降临,凄凉的月光到来之际,所有的思绪杂乱无章,就像不增不减、不奇不偶的函数,彼此无任何的交集。多出来的那一部分,我想便是每逢十五被高高举起的月亮,正如久违春天里的姑娘献出第一缕唇香的滋味,正如久违六月里绿茵的草地上牵手的情侣,那些几经迷惘的岁月里犯过的傻事儿!然而当乡愁确确实实地变成了一个人,那么无它的地方,便都足矣称之为远方,它就是一个令人魂绕牵挂的故乡。

没有食物的午后,也没有食堂人声嘈杂的午后,我拾起掉落在书桌上的梧桐叶子,望着一条条没有尽头的脉络,恍惚抬头又看见了放学后一起走过的错综的小径。突然我又想吃一碗胡辣汤,尝一尝那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自制的凉皮,仿佛低头我就会在碗中倒映的重影里看见她,光滑如未撒酱料的之前的凉皮一样的脸颊。

离开围城似的附中牢笼已有一年有余,初到白中的一切都异常陌生。到来的时候去年的积雪都已融化,如今离开的时候今年的大雪却还迟迟不下。陌生的兰州换过了细软的南京,陌生的座位换过了颜色,陌生的话筒换过了主人。前些天我的搭档,还在邮件里向我诉说我们的曾经,每天早上在广播大楼看日出模样,我们一起备稿主持节目的时光,我们因播错栏目被站长批评的时候,我们每天早上互带牛奶和鸡蛋、再互相嘲讽挖苦的那些这些。

人生中的每一个第一次都是足矣被一生铭记的……当我第一次代表学校去外校的主席台上讲解吃苦救人的好事,当我第一次站在文联的会场发表拙劣的意见,当我第一次当着三千多张面孔斥责老师的不是,当我第一次拥抱一个女孩别离眼中的泪水……有多少个第一次我送给了白中,又有多少段过往被我塑立起坟墓,铲起秋天的泥土,让它们被分解者分解永远地留在了白中。

可在我留下的那样多的东西里面,除去丢下的垃圾、涂鸦过的办公室桌椅,唯有关于你的所有没有被我自私地带走。我时常会在没有人的时候,喃喃自语,希望让你远走的双翼被秋雨打湿,使你不必再为了别人而活,欠给长辈的债就等到时间的年轮再滚一圈,不必负累用数理化公式勾勒未来的蓝图。让原本就被风雪染白的几缕秀发,遮住你清秀的眉眼,让岁月长河里游鱼的尾戈留下时间来过的痕迹。我终于为时已晚地明了你所说的,做朋友比恋人更加长久。若时光可以倒流,我又怎会不愿舍弃我所拥有的一切,再尝一杯痛心入骨的毒酒?用往日的情怀温一壶老酒,换你余生长醉不复忧!

亲爱的读者,请别去指责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对一个少女如此不加遮拦地表达爱慕,在不对的时间里喜欢上了不算正确的人。可人生在世,谁都会走这一步不是吗?尽管具备清醒的头脑,拥有所有大彻大悟的道理,却还是为了彼此心甘情愿地过早触碰那根没有月老指路的红线。哪怕是遍体鳞伤也再所不惜,自己的选择,又何来后悔,面对那丛生无法自拔的情愫,我又如何能够回头?若有见期,你又是否如往日模样,恰如我在那古镇初见你时……

披着如丝的月光满目疮痍,那时的你就像彷徨在雨巷、投出叹息一般的眼光的丁香姑娘。举手投足之间,薄雾一样的烟雨就染成了古镇池旁的青色石砖。你手上拿着的是否是愁哀,那把印有碎花的油纸伞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晶莹剔透的水珠,分不清是苦涩还是甘甜。

远处的我,看着在极尽冗长的雨巷窄道上默默彳亍的你。看你足生莲音,每一步都似押下一个韵脚,叩响大唐遗留的词阙。词阙里绽开的全是丁香的花瓣,它的意象几番呈现,回环往复的手法勾勒的尽是暮秋、荒原、斜晖,还有太阳触不可及的幽深暗处。

你绝美的双眸时而跃显忧伤,无数困惑的铁锁围堵我的思想,它们如同流萤之火,在蒸煮我的心脏,用精致的器皿盛放被一刀刀凌迟的忧伤。这一刻我忘乎所以,明明素不相识却痛到极度伤悲。我忘记了所有悲伤,如同拿着火柴棒的孩童分不清什么是乘除,什么是一二。分不清,你那伞间悬挂的是谁的伤心,谁的伤心又可以那样孤傲与出尘,谁的伤心才可以那样美丽而清冷。

十月的夜晚,你倍加珍惜月光,将你唇舌间掺杂的一缕甜香献给初冬的月光,将那颗早已麻痹却又因他而悸动的心,捧在伤痕累累的却细腻白昼的手中,让月光来唤它入睡,抚平它被暗箭刺得千疮百孔的模样。月光如水,你也是水做的,这座小镇在脑海里亦是漾起层层花纹。斑驳的墙面,留下一年又一年的印记,一排排房屋整齐排列,檐角向上轻轻翘起,似乎是一个绝美的笑容。再回首,褪色后的红砖青瓦倍显沧桑,就像一座古老而伟岸的坟墓,埋葬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往事。

姑娘啊我仍记得你赠我最后一吻的苦涩,最后一拥的无奈,目送你远走的背影,是那样凄凄凉凉。你就像是一朵孤傲出尘,却又妖娆绯红的玫瑰,我想不顾一切地张开双手去将你拥抱,慰藉你冰凉的心和被北来的风儿冻僵的灵魂。可我却怕又落得遍体鳞伤的下场,你知道,我的心上和你一样,再没有一个地方可供我贴下一个创可贴了,就像这堵残破不堪的围墙,早已不知道填补过多少次,若再经历一次风雪的侵袭必将倒塌。

独此一人,在摊位上点了三大碗胡辣汤,有一碗是你的,有一碗是你闺蜜的,还有一碗我送给了乞讨的路人。我就当我自己从不曾来过,不曾从你的世界里路过。我就当你们从未稍离,就像为了那个男人写了无数篇华章的席慕蓉,从不懈怠自己的魂与梦……买醉回家的夜里我迷失了方向,酒精麻痹着四肢百骸,抬头仰望,只剩下那一点点还未被云层遮住的光在闪耀。烟雾迷蒙,笼罩了整个遂州的夜晚。

宁静中的风儿和凋零的黄叶演绎着沉默的舞剧,我将未拆封的雪花倒在地上,闭上眼睛,倒在这南方的秋夜里。我想,这里已经步入秋天了……昨天,变成了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姓名:陈梓龙

地址:遂宁市第七中学

共 271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一个地方太遥远,我们永远走不到,那叫远方。有一个地方明明很熟悉,却怎么也回不去,那叫故乡。有一种相思,明明很幸福,却总是忧伤。有一种思念,明明很强烈,却往往装作漫不经心。那个曾经的校园,那里有着太多的回味,却总说我不愿想起。有些走过的足迹,一个个清晰异常,却总是说那些我已忘记。附中给了作者多少欢笑和留恋,总装作逃出来似的说我已离开。白中其实刚进入,所以有太多的不适应而忆起了昨天。也正因为这样,作者的心中才时不时地冒出昔日,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点点滴滴,那些曾经的过往……摊位上,让作者思绪万千的胡辣汤,袅袅气息使作者的情绪也晕染周遭。买一回醉,醉的不是心,是一地的昨天!感谢你赐稿萌芽,祝学习进步写作愉快!【萌芽编辑:陈万珍】

1 楼 文友: 2017-11-16 18:08:21 秋天的思绪跟着落叶翩飞,却飞不到那个叫故乡的地方!孩子,你在成长,你也回不到昨天了!加油!

2 楼 文友: 2017-11-21 21:01: 1 去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是故乡。 《牡丹江》。很好的一首歌,这两句用在这里,蛮不错哦,喜欢! 生活的苟且,以及诗和远方。呓语,絮叨,痛苦和欢乐。烹茶以解渴,煮字以解闷。万丈红尘,攘攘人间,妄求于文字里安放一颗诗心。

啥牌的儿童止咳药用药安全
孩子营养不良
宝宝脾虚吃什么
嗳气不消化吃四磨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