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武道玄皇第二章惨白的月弯弯勾出过往

发布时间:2020-01-23 13:23:44

武道玄皇 第二章 惨白的月弯弯勾出过往

一弯新月斜挂在夜空之上,星光烁烁,初秋的夜,凉意如水。<-.

“唉”一声叹息传入耳畔,让人顿时心情压抑。凌寒听出这是个女人的叹息声,谁会在这么晚到这里呢?不会是鬼吧。

一阵冷冷的夜风袭来,好在他的体质极寒,只是一个激灵,差diǎn掉落一地鸡毛和鸡皮疙瘩。

“是谁?”他大声问道。半响没有回音。他急忙四处乱瞄,只有树影婆娑,鬼影没有一个。莫非是幻觉,凌寒伸了个懒腰,自嘲的笑了笑。

“一堵青墙隔阴阳,十年生死两茫茫。”还是那个声音!

两句诗轻轻的吟出,在这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凄婉。“你这小娃,半夜不在家里好生睡觉,到这里闲逛什么?”

“你不是也没有睡觉,在这里闲逛!”

“小娃子嘴巴到挺利索!我和你可不一样!”

凌寒心头一凛,警惕的问道:“你是人还是鬼?”

那个声音轻笑一声:“你猜我是人还是鬼?”

“人是伤心人,鬼是断肠鬼。”凌寒道,能和自己聊天,看来并不是鬼,悬在嗓子眼的小心肝落回了肚子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对面忽然传来了一阵长笑,中间又夹杂着愤怒的狂笑,最后又变成了哭一般的笑,那是悲愤欲绝的笑,让人绝对听不出是笑非笑。听得凌寒的心瞬间又紧了起来。

这撕心裂肺的笑声刚落,一股梅花般的清冷香气迎面袭来,一个白影在凌寒面前闪过,一只比他还要凉的手抓住了他的肩头,整个人便像个木偶般被人提了起来,轻飘飘的越过了围墙,落入了后院。

“疼!”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白影冰凉的手就像扎进了凌寒的肩膀一样,血肉像是被撕裂一样,骨头也仿佛被捏成了碎片。

白影一扬手,凌寒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屁股摔的生疼,好在肩膀的压力减轻了,可谓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白影背对着凌寒,直直的站在那里,微抬着头,看着那惨白的弯月,像是有所思。凌寒躺在地上,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揉屁股。

瞄着白影的背影,隐约的感觉这个女人是个年轻的女人,还是个宛如仙子般身姿曼妙的女人。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依稀闻得到白影身上梅花般的清冷香气,让凌寒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啪啪”,两声脆响,打破的夜的宁静,两道殷红的手印印在了凌寒的脸上,打的凌寒有些眩晕,这出手可比凌霄和那班狗腿要重多了,刚刚擦干血迹的嘴角又被打破,伴着鼻孔里的血,奔涌两道红河流了下来。

“不许盯着我看!”白影冷冷道“这是最轻的惩罚!”

“你怎么知道我看你,你又没有回头!”凌寒不服气道

“敢犟嘴!”

“啪啪”,又是两巴掌,打的凌寒眼冒金星,晕倒在地。

“二少爷!”“二少爷!”

“二少爷!你在哪?”

群穿着凌府字样的家丁打着灯笼在府里边喊边找,王奶妈焦急的直跺脚。一个四十左右的男子背着手,站在台阶上,面部消瘦,脸色阴沉,一双鹰眼,不怒自威,他就是凌寒和凌霄的父亲,凌长峰。

长峰藏锋,在这个叫做菊花台的边陲小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凌家百年来最优秀一个武道者,也是这个小城的守护者之一,是全城百姓的依靠。

这个小城处于人族与魔族的交界处,人魔两族结怨千年,战火经久不息。然而,有长峰在,魔族不敢轻易的来犯,因为长峰不仅是位能力不俗的武道者。

武道,乃是这个苍茫大陆的武修正道,以武法为有法,以无道为有道。“修武道,入神殿,列尊位,创世纪”,这是这个大陆上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高升之道,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入武道一门,只有少数的门派世家能够延袭上古传下的修炼方法,继续在武道的道路上前行。

而武道之境界也是层层递进,最低尚未入道者,统称羽道者,也就是还没有正式入门,虽然只是小小的入门,却十分艰辛,如果在十五岁前没有入门,那么就失去了入门的机会。

武道入门后由低向高分为七层,分别是练肤,舒筋,畅血,锻骨,培精,养气,凝神。在远古时代,出现了许多凝神道者,真正具有开天辟地移山倒海的能力,开创了不少门派,传承了不少世家。但那时魔族也拥有可怕的毁灭能力,在一次次的人魔碰撞后,武道功法逐渐衰落,凝神只是传説了,养气高手也只是历史,成为培精高手就已经是苍茫大陆上的dǐng级存在。

凌长峰目前是舒筋高手,即将修入畅血,这在菊花台可是呼风唤雨的修为。

片刻,下人纷纷来报。

“老爷,东院那边没有!”

“老爷,西园那边没有!”

“老爷,演武场那边没有!”

“老爷,各个房间都找遍了,没见到二少爷!”

“王嫂,你最后看到寒儿向什么方向跑去了?”凌长峰问道。

“老爷,二少爷向后院的方向,可是墙外面我们都找过了,这孩子,跑到哪去了,真急死我了!”奶妈揉着哭红的眼睛道

“王嫂,先别急了,我带人再去找找看!”説着,凌长峰一步在前,带着数十家丁,向后院找去。

看着后院破旧的大门,一道大锁牢牢的守在上面。一个老眼昏花的家丁在灯笼的照耀下,在那一串大小不一形状各样的钥匙中找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钥匙,颤颤巍巍的插了几次才对准了锁眼,又抖抖索索的转了半天,才打开了这把陈年老锁。然后,退到了一边。

凌长峰轻轻的推了一下,大门“吱呀”一声,缓缓的开启,凌长峰提个灯笼,向众人一挥手,意思止步。他深吸一口气,一步踏进后院,稳稳立住。慢慢闭上双眼,以他的神识在这个院子里搜寻着。苔痕青青,庭院深深,竹影疏疏,小楼沉沉

众人看着凌长峰,一动都不敢动,一口大气都不敢出。少顷,凌长峰睁开了眼睛,走进了后院。在那个白影站过的地方,停顿了片刻,然后对众人説:“各位弟兄先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进去,辛苦了!”众人不敢停留,诺诺而退。

凌长峰推开了小楼的门,里面桌椅字画位置如旧,只是挂满蛛丝灰尘。凌长峰缓缓的走上了阁楼,琴棋依旧,只是胭脂沾满了灰,他推开阁楼的窗,放一弯惨白的弯月入眼帘,不禁往事涌上心头。

十五年前,凌长峰正直二十有八,血气方刚,乃是一级舒筋,这也是五百余年凌家第一个这么年轻就步入舒筋武道行列的新秀。

那时凌长峰已经婚配,夫人就是城主的千金云如裳。郎才女貌,其乐融融,唯一让人遗憾的是云如裳过门七年,没有产下一丝血脉。

有一日,手下来报,城东发现雪狼狐,雪狼狐乃是天地灵兽,如果能擒获驯服,如同增加一名练肤武道,即使不能驯服,斩杀后得其妖丹也是至宝,其毛皮可制成狐皮宝衣。

虽然众武道者布下天罗地,还是被那妖狐逃脱。在伤了数名好手之后,那妖狐也受了重伤,只是困兽犹斗,愈伤愈有求生欲望,慌不择路一头扎进了菊花台东北部的黑森林。这个黑森林树木遮天蔽日,终年不见太阳,里面漆黑一片,据説里面隐藏着高阶的妖兽,还有不死的冤魂,所以不管是人族还是北部的魔族,都敬而远之。

但是,这雪狼狐也是百年难遇,凌长峰自然不能放过。于是带人深入黑森林五十余里,终于发现了这只灵兽踪迹,但众人披荆斩棘激进了十余里后,在火把的照耀下看到的却是另外一幕血腥的画面:一个年轻女子,一手拿着一把雪亮的匕首,正趴在雪狼狐的脖颈处,疯狂的吸着兽血。听到异声,那女子一抬头,顿时惊呆了凌长峰等人。

长发如瀑,肤白赛雪,星眸善睐,樱唇贝齿,再diǎn缀着雪狼狐的斑斑血迹,简直是天使的面容伴随魔鬼的行径,説不出的妖艳与诡异……

凌长峰把这个女子带出了黑森林,一番询问得知,这个这个女子叫梅若雪,也出自武道世家,但是父母双亡后家道中落,只得投奔远亲,路遇魔族众魅,只好只身逃入黑森林,逃亡数十日,正好遇到伤势严重的雪狼狐,这样,就出现了眼前的那幕,美女与野兽。

后来,这个女子便在凌家落脚,此女不仅样貌出众,为人还知书达理,并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连武道修炼方面,也给凌长峰带来了许多独到的见解,这样渐渐的,两人情愫暗生,因为云如裳一直没有子嗣,也不好阻拦,在凌家长辈的主持下,凌长峰便收了这个女子为二房。

新婚燕尔,两人融融恰恰。正所谓:福无双至今日至,祸不单行昨夜行。两个月后,云如裳竟有了喜脉,半年后,梅若雪也珠胎暗结,这时凌长峰是春风得意。

在得了两个儿子凌霄凌寒之后半年,梅若雪竟得了大病,还传染了众人,这个往日仙女一般的人物一时成了众人眼中的祸端。在家族众人的逼迫下,凌长峰不得不封闭了后院小楼。

就在这个小楼里,那一夜,风雨交加,那一夜,天人永隔。想到这,不禁暗自神伤,现在凌寒不知去向,他更觉得愧对那个在从黑森林带回的女人。

十余年过去了,他依旧不能忘记那女子一颦一笑,一言一行,这十余年,他的武道修为进展不快,只因梅若雪死后,凌长峰也如心死一般,再加上凌寒的怪病,更是让他无法接受,本是刚强的一个人,竟选择了逃避,除了依然能借助自己的余威保卫菊花台的安危,其实自己知道,哀莫大于心死。

凌长峰回到了院子,就在刚才停顿的地方,他感受到了异样的气息,那是一种超乎他自己的强大。忽然,他眉头一皱,低下头在地上捡起了一样微小的东西放在了手心上,是一只冻僵的蚂蚁。

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肛肠医院口碑怎样
东莞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泰安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江苏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