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刀破魔天 第二百二十三节 洞府之争之迷死人的仙子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5:07

刀破魔天 第二百二十三节 洞府之争之迷死人的仙子

“这东西不能再用了,有那些灵体就够了,明日为师告诉你禁制之法。好好保存着,它能救命,这次明白了吗?”

“噢,噢。”朗宇连连答道。行了你赶紧回去吧,这也让人太郁闷了。

杨逍大袖一甩,向着卷轴飘去,转头又看了眼朗宇凝出的绿木棒。这小子,这是什么气运。

“嗯?”这一眼瞟的,余光中,扫中了识海下方的那个大美元。“噔”的一下定住了。

“神元!?”

杨逍抬头看了看朗宇的神识之影,再看看那银灰色的硬币。“你修出神元了?”

“呵呵,师傅,小白说那是灵丹。”朗宇笑得很腼腆。

“灵丹?那是妖兽的叫法,这就是神元。”杨逍飘下了几分,这东西,他不但熟悉,前几天还发疯似的找过。自己只是睡了一觉,这小子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整出来了。再向体内一扫,一张老嘴再也合不上了。

武士修出了神元!小子,你要吓死我吗?!好办天才问出一句。“宇儿,怎么回事?”

“哎。”朗宇叹了口气,摇了下头。“师傅,这一回咱们是真到了绝地了。你老先回去休息一下,下次弟子会到卷轴里给您解释。”

“绝地?”杨逍目光凝了下来。再看一眼空旷的神识空间,飘回了卷轴,他确实不能再挺多久了。

这一夜,朗宇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杨肖离去不久,朗宇进入了卷轴中,把自己进入仙门一事,清清楚楚的讲给了师傅。自已最渴望的目标做到了,可是这个事实讲明白了,并没有让朗宇感到轻松。杨逍没有说话,听后一直闭目沉思,朗宇也没有再说话,最后退了出来,再后来喝醉了。

平静的识海里光影又出现了,四顾了一下身边的物件,小白鼠,破茶壶,卷轴,神元。

这是一个无限潜力的身体呀,就这样白白的费了?杨逍转过身,久久的凝视着身后的卷轴,最终化作一道光消失在了其中。

现实是残酷的,如果认了凌松子为师,必然是段伯阳的步骤,挤干了朗宇的宝物,最后难免寻个理由杀人灭口。若是不从,在这仙界里,朗宇也逃不出他的手掌。

“古宇,滚出来,我要与你决战!”

天还没放亮,洞口外响起了一声怒吼。

“杜文松,你要干什么?”又一声怒喝响起。

“齐洞主,你去看看那个洞府吧。这小子玩儿到我头上来了,今天就废了他。”

“怎么回事?”

“出什么事了?”

早课的弟子纷纷向这边涌来。

“古宇,给我滚出来!”

可是朗宇没有滚出来,而是一道青光下,走了出来。

“杜师兄,这是为什么?我已把洞府让与你了,还有什么不对吗?”朗宇扬头看去,丝毫不惧。

“让与我了,你让给我的是一个废洞府,此事你要怎么解释。”杜文松目眦欲裂。这一次可是让人耍的不轻。昨天美滋滋的搬进了洞府,以为终于如愿得偿了,没想到修了一夜,还不如露天地的效果,哪有什么玄气,更不要说用之不竭了。又羞又怒之下,一大早就打上门来了。

“杜师兄恐怕弄错了吧。这洞府可是你争去的。我在其中修炼了这么多天都是如此,到了你那,却成了废洞府,这与我何干。莫不是你要反悔?”

“我,你。”杜文松心里清楚,嘴上却很难说清了,众弟子都象瞧傻子一样看着他。

怒从心头起,这口气实在咽不下,一点手,半空中一道剑光就穿了下来。

“叮呤!”

“嘭!”

“啊呜,噗!”

灰影斜飞,带起一串血珠抛到了众弟子身后,拱了两下,再吐了一口血。“上,上仙。”

朗宇蹬蹬向后退过两步,心中纳闷,手中的金珠还没射出,人就飞了,这杜文松搞的什么把戏。

剑气没有射中朗宇,被齐中堂拦下了。此时也顾不得去看扑倒在地的杜文松了,抬头一拱手。“齐中堂见过上仙,只是这是本洞的弟子之间的事,上仙是不是……”

袅袅娜娜一位仙子落下,手招,玉琢飞起。“齐洞主还真的治洞有方啊。”语气不怎么善。

“齐中堂不敢。”

他倒不是那么怕来人,而是被人看见了洞中的弟子无故出手伤人,这才是要命的。你看挑战而死,死了几个人都好交代。携私报复,明令禁止,因此被杀的也不是没有。

来的是一个仙子,女的。一落地,一阵清香便飘散开来,可是没人敢闻,也不能不闻,只是不敢看吧。

“见过上仙。”众人低头见礼,只有朗宇一人眯眼看着。

她也是上仙,朗宇对这些叫法有点乱了,在古村时,从仙门下去的弟子都叫上仙,自己身边恐怕无一不是上仙,包括自己。怎么这个女子还叫上仙,有什么区别吗?

有。上仙是一种称谓,但仙门里和凡界中对上仙的理解是不同的。对于凡界来说,任何一个仙门的人都是上仙,即使再高的修为,也要尊敬的叫一声上仙。这不是对仙界弟子的个人,而是对仙界的尊敬。而仙门中的上仙则是代表着一种层次,齐中堂也是上仙,只要达到了元神之境,就是上仙的层次。一真到元神化婴之上,才分出品级上仙。

洞主一职,多是比较低的上仙担任,或是从凡界飞升而来的新晋上仙。眼前的这个女子应该是高于齐中堂。上仙是这一个层次的统称,有职位的称职位,相熟的称师兄妹,不认识全是上仙。

上仙之下,在仙门中就不能这样称呼了,同辈称同门或师兄弟,不同辈的称师叔侄,或前辈。大致如此。所以朗宇在古族后山一句话就让人听了出来。

朗宇看着飞天而来的上仙,,那女子也转头看向他。“你就是古宇?”

“正是,古宇见过上仙。”随行就市吧,人家怎么称呼,自己就跟着怎么说。朗宇收回了目光,却在心里犯了寻思。这位姬上仙的眼神怎么怪怪的,好像以前见过自己似的。

她是见过朗宇,朗宇也不陌生她。

这位上仙女子,就是朗宇刚来仙界时遇到的姬紫昕。只是那看来的眼神,绝不是一面之缘的那种,倒像是相识了几十年。

眼神不会说话,只能感觉。朗宇低头,这个女子太美了,他很不适应。

“齐洞主,这是怎么回事?你且先看了这个,再回答我。”语气很霸道。

“凌……,齐中堂,见过凌长老。”齐中堂只是瞄了一眼姬紫昕手中的玉牌,汗终于下来了。这是直接碰到了枪口上,不由暗骂杜文松找死,找死你还要抓个垫背的。

“回上仙,杜文松,无故前来挑战,是我阻止不及,如何责罚,请上仙示下吧。”

“凌长老?”朗宇听得心中咯噔一下。来了,终于找上门了。

“门中私斗,废去修为,永不入仙界。”冷冷的声音传出。

没有任何回应,不会有人求请,这就是仙门的铁律。“不过,我并不是执法殿的人,没权利处罚他,既然没有伤人,还是齐洞主自己外置吧。”

说话大喘气,很容易把人吓死的。

“谢上仙。”杜文松死里逃生,激动得跪在那儿都哭了,“嘣嘣”地磕头。这一剑出的,差点把自己的小命搭上。

“古宇是什么身份,齐洞主不会不知道吧。”那清伶冰冷的声音又响起。

“是,是。”

“凌长老只是让我过来看看,我不想下次再看到今天的情况,只要古宇没有触犯仙规,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是,是。”

“好了,退下吧。我还有事要问他。”

“是,是。”齐中堂就记住这两个字了,玉牌的身价,绝不次于长老,还是个执法长老,吓死他。这一次可不是张天昊说的那么隐晦,他不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说退就退,退得很快,眨眼间,全都踪影不见,那道令牌不亚于一把杀人的灵器,没有人愿意在其下多待一会儿。

“呵呵,不请我进你的洞府么?”声音清伶,没有了霸气,却充满了磁性。

朗宇没敢抬头。他本不善于同女子交往,而且面前的这个女子?怎么说呢。美而不娇,艳而不妖,娴静中透着一丝忧郁,端庄里隐着一点俏皮。朗宇只是看了一眼,居然生了一种亵渎之感。世间怎么会有这样气韵的人,应该是整了容吧。

“上仙请。”轻轻的一划,洞口现出。

姬紫昕轻步迈进洞内,转头四下里看了看。“还习惯吧。”

“回上仙,不太习惯。”

“哦?仙界不好吗?”似乎有些意外,这小家伙还真敢说。

“上仙不知,为了这洞府之争,弟子已经杀了五人。今天若非上仙出手,又是一场大战。”朗宇恨恨的道,然后静听下文。

“呵呵,只为这事儿,凌长老是三品上仙的修为,闭门三十余年,难得有了收徒之念,你又因何要拒绝呢。”姬紫昕转头看向朗宇,微微一笑道。

湛江196医院怎么样
威县中医院怎么样
太原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甘肃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运城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